清墨玉“爱梅图”鼻烟壶

每到岁末年初霜寒之时,“岁寒三友”之一的梅花傲寒斗霜,独自绽放,是春天早期最美的花卉,赢得了“报春使者”的美称。故南北朝时期诗人陆凯有诗曰:“折花逢驿使,寄与陇头人。江南无所有,聊赠一枝春。”他将一枝江南的梅花遥寄给身处长安的好友范晔,这个故事被他写进诗中,亦被后人传为真挚友情的佳话。古往今来,爱梅之人比比皆是,惟以号称“梅妻鹤子”的宋代林逋最为痴迷,他爱梅成痴的故事,在历代古画和陶瓷、玉器等各种质地的工艺品上屡见不鲜。

如图所示是一件清代墨玉“爱梅图”鼻烟壶,高7厘米。壶身为墨玉料,壶盖为红珊瑚料。中国玉器制作在清代发展到巅峰,玉质鼻烟壶的制作也是从清代开始,是清代鼻烟壶家族中的重要品种。其最大特点是选料上乘,制作精良,设计巧妙,造型丰富,白玉、青玉、墨玉、碧玉等都是制作鼻烟壶的优质材料。这件墨玉“爱梅图”鼻烟壶,整件器物丰满圆润,晶莹光洁,细腻柔美,器壁匀称透亮。温润的玉质,精湛的雕工,纯净的色彩,加上俏色玉的巧妙运用和主题人物赏梅时怡然自乐的情景,使这件墨玉鼻烟壶显得极为精致、美观和高贵。

林逋为北宋著名的隐逸诗人,隐居杭州西湖孤山,泛舟湖山,吟诗作赋,寄情翰墨,浪荡不羁,结庐而居,一生不娶不仕,以养鹤植梅为乐,自谓“以梅为妻,以鹤为子”,人称“梅妻鹤子”。这件鼻烟壶以林逋爱梅图案为主题,画面上,只见山石之旁,一株老梅树铁骨铮铮,昂然挺拔,十分粗壮。梅树根部深植入土,枝桠遒劲,骨力尽显,沿着壶身曲折延伸,树身上皲裂的树纹和大大小小的瘿结及青绿苔藓,显示出老梅一生所经历过的风雨沧桑,其“任他桃李争欢赏,不为繁华易素心”的内在精神,与林逋的人生追求深相契合。壶身一侧,另一株梅树枝干扭曲,枝条依壶身环绕,与老梅相接,枝上新梅点点,恣意怒放。老梅树下,一位赏梅老人正眉眼低垂,好似老僧入定,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态,仿佛正在构思一首咏梅诗词。此刻已是暮色苍茫,一个侍童上前轻扯主人衣袖,似乎在劝说主人天色已晚,春寒料峭,还需早归。这件作品尽管没有红梅报春的鲜艳色彩,零零星星的几朵梅花,也没有一般梅花作品“千朵万朵压枝低”的绚烂壮观,但老树新梅,枝梢前一片苍翠的垂柳轻拂,又给画面带来一股春天的清新诗意,令人步入眼前这盎然春色,感受一把“梅妻鹤子”的爱梅痴情。

作者于方寸之地巧妙构思,匠心独具,在凝重的墨色玉的表面上,依照其天然白色带状玉质,巧工浮雕出弯曲遒劲的老梅树、俏艳绽放的梅花以及形象生动的人物,立体感十分强烈,再以亮丽的红珊瑚壶盖来衬托壶身的素淡雅致,营造出一幅淡雅巧丽的春日画面图景,真是别开生面。观赏之余,不禁联想到金代学者赵秉文的一首《墨梅》:“画师不作粉脂面,却恐旁人嫌我直。相逢莫道不相识,夏馥从来琢玉人。”两相比较,还真有一种异曲同工之妙。

Tags 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